令狐归

一条深海咸鱼令狐归。

搞了新年贺图吖。

是跟@尘凡宇  尘凡宇劳斯联动的,祝大家新年快乐!

【笑伪】alpha嘛每个月总有那么几天...

标题这么长我也不想改...。(靠

非常规abo,短打一发完,没啥逻辑,a笑xb伪注意避雷,半夜激情瞎几把沙雕杜撰玩梗,擦边球有。ok?→


石墨:https://shimo.im/docs/TQkJrdWqxGpy8vKw/

半夜跟 @尘凡宇 劳斯搞的茶绘。多图注意。

p1全图。

分截p2~p4by尘凡宇劳斯,p5~7是我。p8~9是二人合绘。

凑10张吧。p10是我本人。

板凳是绝美社会主义兄弟情(?)

我永远喜欢凡凡劳斯.jpg

【为笑】关于他们的小事

身体上为x笑,精神互攻有,三轮车(?)有,沙雕有,意识流有,三次东西多。

私设巨多,人设走二次。

ok?走评论石墨→

【笑伪】同居三十题(1/30)

已交往前提现设,随缘更,会有几个题一起写的情况。身体笑伪钉死,有精神互攻。生活细节感情线可能会过度解读,不要升三。

ok?→

 

虚伪跑了一整天,说不累那都是瞎扯淡了,晚上总算是能歇会儿,于是虚伪先生洗了澡直接就窝到微笑床上去玩手机了。

毫无形象地歪歪斜斜套着件t桖,柔软的床面,温暖的被窝,被角属于那人的洗发液香气,久违的宁静与安全感。虚伪不一会儿就困得险些手机摔在脸上了,索性关了机在被子里头窝得更紧了些。

那人似乎注意到些什么,虚伪模模糊糊间听到人小声地道晚安下播,一会儿还带着些温热水汽的重量轻轻落在身侧,颔下的被子似乎被掖了一下。

他习惯下播后睡前洗澡。虚伪清楚得很。

 

“...下播这么早。”用着刚好能让对方听见的低声,虚伪没睁眼,久未开口的缘故低沉嗓音中带着点金属摩擦般的嘶哑。

“嗯。”那人应了一下,似乎是不想打扰到他,没再讲多余的话。仅对恋人的柔和声线轻软得仿若羽毛落地。

虚伪没再接话。

这样挺好,他们所需的已不是酒精催化的热情,而是安安静静地相处。不在意他人的眼光评论,对方的呼吸均匀地洒在脸上,真真切切地能够感受到对方的存在。

微笑乐意跟关系亲密的人喝点,对于虚伪,也许再也不需要担心酒精会让他露什么馅儿了。确定关系后的微笑显然轻松得太多,这是虚伪所没有意料到的。

 

有稍凉的温度覆上指间,虚伪睁眼正对上了那双定定看着自己的眸子。一瞬间那人的眼光习惯性地躲闪了一下又重新看回来,指间加了些力道握住虚伪的指。

“...一会就好。”

青年的眼神深得让虚伪心里抽动了一下。

这种时候,应该说他矫情的吧?但虚伪怎么都说不出口,满脑子都是乱七八糟的想法。

 

手真是漂亮啊,白皙又骨节分明有力道的,很多小姑娘喜欢吧?常年触摸键盘而带着些许薄茧,没少努力练过,就是这样一双手在游戏世界翻手为雨叱咤风云的吗。很早以前虚伪总莫名觉得这人没心眼,热情地靠上来,飒然锐利得就像少年,有种他比自己年龄要小的错觉。那件事之后虚伪才意识到这人还是成熟可靠得远比他所认知的多,妥帖地处理好了所有事,能够自然地应对撞车,而他所提出的不过是暂时的冷处理。

虚伪曾经听过微笑淡淡地安慰他人时道“你还是经历得太少了,回去好好想想”,一时间觉得自己还是没认识过真正的他。

他说给自己听的,几乎没有过烦心事。大家都不知道的地方,谁能理解他经历过什么样的内心矛盾?

他以笑容示人,就像他自己所擅长角色的那样。

 

用一样的力道回握那只手,虚伪靠过去吻了一下那人的眼睑。那人被迫敛下了眼,唇间所触的是体温稍低似是玉石的凉意。

都说晚上人的情绪容易泛滥,看来确实是这样。虚伪抿了抿唇将那个稍显单薄的身子拥入怀中,也收到了那人短暂犹豫后的回抱。

时间很长,有什么可着急的呢。能够知晓他的过去分担他的压力,需要他的慢慢放松,需要虚伪的尝试触碰。

小小一方床铺,两个男人。世界不因任意一人停止转动,明日的朝阳依旧照常升起。

多抱一会儿,没什么吧。

 

tbc.


新年快乐吖,新年写这篇也是希望能够小小许个私愿吧。作为普通人这份感情独属于他们。

新的一年,请多指教。

冬至快乐。
总之就是个笑中心的年末总结。用的老福特的板式,画太菜就不参加活动了。还有好多是手绘凑数的,一直没啥完成度高的图。
多少还是有点进步…星吧。
画了这么久微笑了,往后还请多多指教。他也是,你们也是。

【笑伪】同居三十题(0/30)

已交往前提现设,随缘更,会有几个题一起写的情况。身体笑伪钉死(可能有虚伪比较左的描写,但仍是全篇笑 x 伪),有精神互攻。生活细节感情线可能会过度解读,不要升三。

ok?→

有些东西,并不是越浓越好,要恰到好处。深深的话我们浅浅地说,长长的路我们慢慢地走。——毕淑敏《恰到好处的幸福》

 

0. 引子

 

说实话虚伪自己都觉得这么冲动有点不像他虚伪,不过现在才意识到显然有点晚了。刚下飞机,阳光好得不得了,斑驳之间拼出些不真实的色块,带出些许晕眩感。

虚伪站定,皱着眉按了按太阳穴。

 

异地真的很难,尤其是虚伪这种没什么安全感的,只隔着屏幕,十天半月见不着恋人总觉得心里空不拉几的。当朋友时不会这么想,就算很久没在一起玩儿,说起话也会像每天见一样熟悉亲密。

不过虚伪这人就这样,确定了恋人关系后总觉得距离太远时间太长,对对方索求得更多也是合情合理的吧?然而虚伪自己否定了自己少有的任性——他又不是什么娇羞小女友哪好意思多占用那人跟好友一起的时间啊,上播撞车要注意着少说话,下播差不多都深夜了,真是仙人不用睡觉的嘛?

虚伪真的挺累的了,曾经萌生过不如分手的想法。

 

所幸对情感比较敏感的姐姐察觉到了些不对,跟虚伪谈了谈。有经验还是有经验,了解情况后沉吟了一下,拍了拍虚伪的肩。

“播好一段时间了吧,不用补时长了。放个假也好。”

虚伪意外准确地收到了“你要不去他那儿跟他玩玩”的暗示。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潜意识里早就想过要这么干了,眼睛一下就亮了起来。一边假意磨磨唧唧会不会打扰到他,一边反手就联系了那人。

毫无悬念地得到了那人爽快的应允。

虚伪收拾收拾东西网线一拔烦恼去他妈,随便编了个出门玩的理由丢下了一群无家可归的粉丝就溜了。

 

虚伪捏着行李箱杆陷入沉思。

这真好他妈幼稚。丢死人了。

冷静下来想想这不是矫情是啥?大老爷们儿的见不到人还自个儿不开心,想人了直说不好?想到这儿虚伪几乎是要裂开了,我靠,什么破玩意儿二话不说跑过来,人家不用播的?还有时间陪他瞎搞?

电话响起,身体的反应快于思考。凭着人电话里乱七八糟的指挥虚伪也只能吃力地分出脑细胞来理解路怎么走,犹犹豫豫地还是走出了机场,远远的看见了那抹被自己槽了不知道多少遍的艳红,晴朗蓝天之下显得有点晃眼。

 

虚伪有点不适应地眯着眼用抓着手机的手挡光。

车里那个熟悉到梦境中都能描绘出来的人降下车窗,指间挑起了墨镜架在额角上又向他小幅度地挥了挥手,呲着一口白牙笑得像个傻逼。

 

——虚伪先生当场就把先前的胡思乱想扔进了湖景村水底。

生活真他妈的幸福快乐。

 

tbc.

 


【月】
他大概就是月下的魔法师吧。
害,滤镜怪好看的。

速搞了狗子。

太可爱了吧 以后是狗子粉

【笑伪】太太,我cp是真的!【柒】(完结)

大体上是现实设,沙雕警告,莫约是中篇,半架空,双向暗恋,同人文手笑x同人文手伪。

Ok?→

 

【正文】

竹夭:你就打算坐在我对面跟我打字?

七为:...你先说?

竹夭:...还是就这样吧。

冷静下来仔细想想,似乎也没什么不对,早应该想到是他的,虚伪有点无奈。竹夭笑,是要有多明显。这人取名这么随便怎么不取个smile?

竹夭:为什么取这圈名?

七为:比你有内涵多了(微笑嫌弃.jpg)

竹夭:...别用我的表情包了...(我想死.jpg)

 

微笑的脑袋是真的有点当机。

好好的一个可爱小姑娘怎么就是个钢铁猛男糙汉还比自个儿高的这么大一个伪酱???

七为:你别那个表情,怪吓人的(。)

七为:你要问啥快问?

竹夭:...

竹夭:置顶是真的?

七为:。假的

竹夭:颜表情...

七为:假的。

竹夭:...那吃cp也...

七为:真的。

竹夭:?

 

猛然抬头的瞬间微笑撞见了偷看自己又马上挪开的视线。

微笑咬了一下唇把视线放回手机。

竹夭:。

竹夭:我喜欢你。

七为:我知道。

 

像是心脏被猛然攥紧,隐藏在行行文字之下的小心思被对方所轻易看透,微笑顿时惶惶得无地自容。

这样淡然,是早就想好回复了吧。微笑不由得把本就不大的虚妄弃了。

他终究只是喜爱虚拟中的他们,不是当下。这就是结束了。

竹夭:...对不起。

 

 

 

虚伪猛嘬了一口可乐。

七为:道歉干啥?

竹夭:?

七为:瞅啥瞅,你这是长得不好看还是穷咋的,没姑娘抢着要你啊?

七为:你喜欢我我还不能知道了?没这事儿是不是还不打算说?我不能让我cp是真的了?女粉喜欢你还不准我喜欢你了啊?傻逼吗?

虚伪的手在屏幕上敲得飞快,一大串反问的文字从其下流淌出来,修得干净的指甲大力得都与屏幕相碰出了杳杳声响。微笑愣愣地与打完字抬头的人对视。

虚伪呲牙笑了一下,唇动了动没出声地作口型。

“你TM再写BE我直接把你炖了。”

竹夭:...

竹夭:我cp是真的?

七为:真的。

微笑把手机放下去了。

“伪酱。”

“啊?”

“我喜欢你。”

“我知道啊。”

“...虚伪。说‘我喜欢你’。”

“...不要,你让我说啥我就说啥那我多没面子啊?”

“伪酱...。”

“...我喜欢你。”

 

初夏的阳光洒了满地,光霭之中悄寂无声的周围一片金色晶莹。

像是打开了潮水般的回忆,情绪不由得的溢满了怀。记忆中的他总是笑着,好像落在案前的一格光斑。

那是微笑偷偷珍藏了许久的画面。

他说“我喜欢你”。

 

“还有事儿不?”

没等微笑感动完,虚伪探了一下头问出了一句。

“...这就完了?”微笑愕然。

“...啊不然呢?”虚伪表情奇异。

“是没啥了...。”微笑把手机放好,脑子有点转不过弯来也只好顺着那人的话说。

“你傻啊?”

“?”

 

“你怎么还不抱我?”

 

【尾声】

总觉得5月线下之后好像什么都变了。

竹夭老师好像磕嗨了一样高产,从第一篇短小的甜饼让无数人问号感动姨母笑以后,再多看个几十篇也都见怪不怪了。

谁能知道那个神仙老师是怎么做到的大段大段地使用恢弘的文风最后来一个“从此他们幸福快乐地生活在了一起”这种玄妙结尾呢?

笑伪女孩都在说竹夭老师是不是恋爱了。

竹夭:是啊。

七为老师说要从良写日常再也不搞什么hs了。写了好久的甜饼要不试试刀?最后七为老师光荣地被评论轰炸教育了一番灰溜溜地回去写甜饼了。

笑伪女孩都在说七为老师是不是恋爱了。

七为:...是啊。

 

大家都在讨论是哪个猛男收了竹夭老师。

大家都在讨论是哪个幸运男孩拥有了七为老师。

竹夭:你们竹七是真的。

“???”“??!!”“我cp是真的!!!”“99!!”“qaq太太我cp是真的我落泪了”

双倍的甜饼是平方的快乐,我们至今仍未知道竹七两位的皮下性别。

连太太们都在一起了,笑伪什么时候才能在一起啊?

今天的笑伪女孩们仍在发愁。

 

THE END.

 

 

 

 

到此太太篇全文完,总计1w+字。连载的时间也比较长了,感谢陪伴到现在的你们。

我想要长评qaq——

应该心血来潮会有番外,也可能会没有(。)之后应该会有短篇自行车非常规abo(a笑xb伪)还有同居三十题吧。学习比较紧张,会抽时间搞的。

下次见。